今天是
※ 每周一语: 提高素质葆先进,增强本领促发展。
青瓦长忆旧时雨,朱伞深巷无故人
 
文章来源:中文系 1802班    阅读次数:881   发布时间:2018-12-22 14:34:11
责任编辑:鲍超   
 

一月四日,雨。像是一位离乡已久的游子又回到了故乡一般,秋雨用满腔的热情回馈着河东的土地,淅淅沥沥,从昨天早上一直到现在。从来没想到十一月的运城还会有雨来光顾,既惊讶又有一丝欣喜,然而走的匆忙,没有将伞带在身边,幸而帽子可以稍稍替代伞的作用,便戴起帽子,向图书馆走去。

在我的家乡,十一月是万万见不到雨的,只有寒风与清霜,甚至是飘扬的雪花。雨的精灵在那里已经沉睡,而在这河东大地上却依然活跃着。雨滴落在地上,在碰撞中,瓷砖表面的尘土被冲洗干净,在这阴暗的天气里发出一丝并不明亮的光。然而,来来往往的人群又从上面踏过,刚刚获得生机滋润的瓷砖,又不得不承受污垢的侵扰。家乡那排排青色与红色的瓦片,与此略同,此情此景,在外的游子显得很落寞,不由得回忆起那一个个与雨交心的日子,想起了雨声与落笔声交织不休的秋夜………

说是略同,毕竟还是有所不同。记忆里,雨打在青瓦上是有声响的,就是那种滴答滴答的声音,随着雨势的大小,这雨天的交响乐也在不断地变换着节奏。记忆里,雨天通常是无聊的,只能待在室内,倘若因此停电,就更是令人不悦。然而,下雨又是一件喜事,可以有更多时间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或是翻开一本书,墨香萦绕;或是听几首音乐,沁人心脾。时光就在每一行文字、每一句歌词中悄悄流逝,一转眼,沧海桑田,无人知我曾是少年。

而下雨也必然伴随着伞的出现。从原始的芭蕉叶,到古时候的油纸伞,再到现在各式各样的雨伞,人类避雨的历史似乎和自身的历史一样久远。戴望舒的《雨巷》里,撑着油纸伞的女子,不仅牵动了他,也撩拨了每位读者的心弦。而现在,学校的路上,伞的彩色洪流四处流动,有的去了图书馆,有的去了东区,有点留在子夏。我抬头看了看我的彩虹伞,很多地方显得旧了。是啊,有些年头了。在这柄伞下,有过与朋友论道的争辩,有过为了赶课而吃的早饭,有过与老师深入的谈心……现在只有雨落在伞上的声音了,伞下的人或者曾与我执伞同行的人,怕是再也没有办法走到一起来了。

这雨还要下多久呢?应该没有人可以给出答案。但看雨的心境不一样了,却是许多人都已感受到的事实。工业文明的发展,催动了人类社会的进步,也悄无声息地带走了那些不可复制的文化因子。青瓦细雨,朱伞深巷,已经在现代人的生活里渐行渐远,成为了一种哀婉的回忆。古诗里那种轻撑罗伞细细香的意境之美,无处可寻,即便在雨天打上一把油纸伞,也不过是流于表面的装饰而已了。

 

打印】【关闭】【顶部


友情链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青网  央视网  中国文明网  中国教育报  国家教育部  山西省教育厅  山西新闻网  运城新闻网  

版权所有 虹网 党委宣传部 思政部 © 2005-2012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期待您的意见或建议 请联络:xcb@ycu.edu.cn
地址:山西省运城市复旦西街1155号 邮政编码:044000 电话:0359-2090014 2611401 传真:0359-2097051 【本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