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岑文本之诚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阅读次数:525   发布时间:2016-4-24 21:13:27
责任编辑:未知   
    贞观时期,唐太宗团队中涌现了众多杰出的文臣武将,房玄龄、杜如晦、魏征、王珪、李靖、徐世勣、长孙无忌、储遂良等人,如璀璨群星光彩照人。毫无疑问,群星之中还可以列出一长串名字,其中包括岑文本。相对而言,岑文本不如上述人物名声响亮,若要评选当时廉政人物,岑文本理应能评上。
  在大唐王朝,岑文本主要与文墨打交道,历任秘书郎、中书舍人、中书侍郎、中书令。中书令为最高决策机构中书省长官,亦即宰相。岑文本之所以能赢得唐太宗信任,仕途一帆风顺,步步高升,无疑是凭借自身的良好品行与卓越才能。史书记载,岑文本“性沈敏,有姿仪,善文辞,多所贯综”。他博通经史,少时即以文才出众而闻名。其父岑之象,在隋朝任邯郸令;岑文本十四岁那年,父亲被人诬陷坐牢,他到有关部门为父亲申冤辩屈,口若悬河,理直气壮,最终澄清冤情,救出父亲。
  与房玄龄、杜如晦相比,岑文本并非唐太宗的亲信旧交,而是来自另外阵营。隋末天下大乱,各路英豪纷纷建立割据政权,梁武帝后代萧铣在岳阳称帝,随后建都于江陵,国号为梁。岑文本就在萧铣手下效力,担任中书侍郎,掌管机要文书。武德四年(621年),李孝恭、李靖等率领唐军围困江陵,眼看大势已去,岑文本劝萧铣投降,以免百姓涂炭。唐军进城之后,诸多将领准备进行抢掠,岑文本对主帅李孝恭说:“江南老百姓,自隋末以来,饱受暴政虐待,如今群雄并起战乱不止,刀锋之下侥幸活下来的人都翘首期盼真正君主恢复安定,这也就是我们萧氏君臣江陵父老愿意归顺的原因。如果你们纵容将士抢掠,恐怕此后江南百姓大为失望,不再像咱们这样心甘情愿地归唐了。”李孝恭认为岑文本言之有理,立即下令禁止官兵侵扰掠夺,许多人家生命财产得以完好无损。
  贞观元年(627年),岑文本任秘书郎,并在中书省兼职。有一年,唐太宗亲自躬耕藉田,又于元日召见群臣。岑文本为此写了《藉田》《三元颂》两篇文章,辞藻精致,文采飞扬。李靖读了,十分欣赏,将他推荐给唐太宗,他随即被提拔中书舍人。中书舍人属于中书省中层干部,级别虽然不太高(正五品以上),但职能很重要,负责“掌侍进奏,参议表章。凡诏旨制敕、玺书册命,皆起草进画”。由于负责起草诏书,经常跟随皇帝身边,故自魏晋以来,这一职位都由皇帝信得过的人担任,“近水楼台先得月”,中书舍人升迁比较快。
  当时,中书省有一个牛人叫颜师古,是中书省副职领导(中书侍郎),自武德初年以来,诏书文诰或重大事项都由他起草拟定,堪称中书省第一大手笔。颜师古乃一代名儒颜之推之孙,家学底蕴深厚,学识极其渊博,他所选校的“五经定本”,纠正了自汉以来出现的一些纰漏,不仅是官方通行的标准教科书,也是孔颖达等大儒编撰《五经正义》的基础。如此重量级大儒在前面,岑文本能否有更出色表现呢?事实证明,岑文本后来居上,文思敏捷更胜一筹。有一次,需要同时起草多个诏令,任务重时间紧,岑文本便叫六七个属吏备好纸笔,他分别予以口授,草成之后复核,没发现任何遗漏。颜师古后来因过错被免职,温彦博为他向皇上求情说:“颜师古熟悉时事,擅长草拟文诰,很少有人比得上他,望能重新任用。”唐太宗回应说:“朕亲自举荐一人,您老可不必担忧。”于是岑文本继任中书侍郎,专门掌管机要事务。
  贞观十八年,岑文本被任命为中书令,成为大唐帝国位极人臣的宰相。一般人升官大都喜形于色,他却愁眉苦脸,闷闷不乐。他母亲感到奇怪,问他何以愁容满面,他回答说:“我既非开国元勋,又非皇上旧友,过度蒙受宠荣,权位越高责任越重,故而深感忧惧。”听说岑文本拜相,亲朋好友纷纷登门来访,向他表示祝贺。岑文本一一婉拒,诚恳表示:“我只接受吊唁,不接受祝贺!”
  古代君主最看重臣下的忠诚,岑文本对唐太宗无疑是一片忠诚。但他的忠诚,既不是毫无原则的愚忠,也不是阿谀奉承的伪忠,而是肝胆相照的真诚。拥有这种忠诚的,往往都是诤臣。若论贞观时期诤臣,无疑首推魏征,不过在重大问题上,岑文本也是敢于直谏的。贞观十一年,魏王李泰倚宠骄奢,大造第宅,唐太宗也开始注重享乐,岑文本认为奢侈之风不可长,于是向唐太宗上疏力陈节俭之重要性,劝诫唐太宗:“览古今之事,察安危之机,上以社稷为重,下以亿兆为念。明选举,慎赏罚,进贤才,退不肖。闻过即改,从谏如流。为善在于不疑,出令期于必信。颐神养性,省畋游之娱;去奢从俭,减工役之费。务静方内而不求辟土;载橐弓矢而无忘武备。”
  岑文本劝谏君王节俭,自己更能恪守简朴,虽然官居宰相,仍旧住着潮湿的房屋,家中毫无帷帐之类装饰。友人觉得如此寒碜有损于宰相形象,劝他购置田产以增加收入,岑文本感叹说:“我本是南方一布衣,当初的理想,不过做秘书郎或县令而已。说实话,我并没有为大唐立过汗马功劳,只因擅长文墨致位中书令,这已经登峰造极了。如今享受高官俸禄,心里尚且不踏实,又何必置办田产呢?”
  贵为宰相而身居陋室,在贞观时期并不罕见,这至少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宰相正规俸禄并不高,二是宰相都很清廉,没有灰色收入。岑文本为人诚实,自知一介书生做到帝国宰相,已远远超越自己的梦想;对于现有权位与俸禄,他不仅感到知足,而且知恩图报,除了尽心尽力履职,再没有别的奢求。当晋王李治被立为太子的时候,一些名士兼任东宫官职,唐太宗也想让岑文本在东宫兼职,他却婉言谢绝了。太子是未来皇帝,如果在东宫兼职,有利于为自己或子孙积聚资本与人脉,诚实本分的岑文本却不算计个人得失,竟然放弃那么好的差事。
  岑文本就是这样的人,一生以诚为本,无论地位如何上升,始终保持书生本色,为人处事恪守准则。在家行孝悌,侍奉老母以孝闻名,抚育弟侄恩义至诚;为国尽忠义,对国君社稷尽忠诚,治国理政循义理。他为人忠厚诚实,为官清正廉洁,唐太宗曾称赞他:“弘厚忠谨,吾亲之信之。”君臣相伴近二十年,彼此了解很深,这个评价非常中肯。
 

打印】【关闭】【顶部


友情链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青网  央视网  中国文明网  中国教育报  国家教育部  山西省教育厅  山西新闻网  运城新闻网  

版权所有 虹网 党委宣传部 思政部 © 2005-2012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期待您的意见或建议 请联络:xcb@ycu.edu.cn
地址:山西省运城市复旦西街1155号 邮政编码:044000 电话:0359-2090014 2611401 传真:0359-2097051 【本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