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突然的噩梦
 
文章来源:大学生活报   阅读次数:1285   发布时间:2011-11-24 23:20:15
责任编辑:钱颖   
突然的噩梦
                                                                  ——体会生命中那不能承受之痛
     作为年轻的儿女,尤其是刚刚成年的我们,总以为父母那些唠叨很烦人,也总以为父母那些陈旧的思想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每每分歧产生时我们总是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那个让人窒息的庇护所去寻找一片真正自由的天空。于是我们带着行囊渐行渐远,在逐步硬朗的翅膀下越飞越高……直到某个不经意的意外袭击了我们日渐年迈的双亲,我们才猛然觉醒原来“旦夕祸福”就在眼前!
     活了20多年,各种各样的梦已经做过不少了。有幸福的、有不幸的、有平静的、也有离奇的;又被仇人拿着刀追着满大街跑的;也有恋人背叛的,可无论是怎样的梦境,在醒来那一刻都不曾有过想哭的冲动。独独那一次不仅在梦里泪流满面,醒来后更是被梦吓的嚎啕大哭。
     在梦里,父亲居然不在了。而家人因为怕打扰到我学习竟然只给我发了一条父亲病重的短信。忙于参加某个娱乐活动的我虽然听到了短信的声音,但在看到是家里的来信之后,竟习惯性的以为没什么要紧的事,便没看短信内容就去参加活动了。活动完毕时已是凌晨,回寝室后躺到床上便睡着了,那条短信也被搁置到了第二天。当我再度拿起手机,看到短信的内容——“父亲病危速归”时,除了自责的马上回家外再也没有了别的想法。
     火速往回赶,可到家时,父亲已经不在了。只看到他的照片放在祖先的牌位前,母亲已经彻底崩溃了,哥哥也哭得跟个泪人似的,所有的亲朋好友也噙着泪水。我真的被这样的场景吓到了,立刻哭的一塌糊涂,为我的迟到,为母亲的无助,为了没有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也为我无知的以为父母会永远健壮,死亡不会突然降临!当哥哥站在父亲的灵位前责备我为什么不回家时,我竟无言以对!是无言以对!我为着一个无足轻重的活动失去见我至亲的最后一面,有何颜面站再站在父亲的陵前,又有和颜面面对我的兄长和我的母亲。我梦到自己跪在父亲的灵位前忏悔,边痛哭,便自责。我不敢奢求父亲的原谅,只有将所有的悲伤都压抑到心口,为我的不孝,为我的自以为是,甚至为这个不孝却仍然没找到依靠的我,就失去父亲——失去了我人生最大最牢靠的依靠!我不敢想象,没有父亲的日子我该如何生存,我该如何将学业继续,我该……泪水肆意了我的眼眶,哭声放肆整个空间。所有一切都不足以表达我的痛楚。可就在这时梦醒了,在哭声中惊醒了。泪水横溢已经湿了大半个枕头。
      来不及多想,立马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母亲,我来不及控制情绪,冲着电话那头的母亲哭着问道“您与我爸都还好吧?家里没发生什么吧?家里要是有事了,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母亲被我这一连串的连哭带问的电话吓到了,忙问我是不是感冒了,还是受什么委屈了。我把我梦到我父亲去世的事告心诉了母亲,母亲笑着说道“傻孩子,家里都好着呢!那只是个梦!”没从噩梦里缓过神,我问母亲“你是不是骗我?那个梦会不会是——心—电—感—应?”母亲又笑了说“不是,那是加阳寿的梦……”“加阳寿?”我将信将疑,但我终于确定了那仅仅是个梦!我的父亲依然健在!
      挂断了母亲的电话,我却久久不能从梦中释怀。这些年来,我与父亲之间总是摩擦不断、冲突连连,我讨厌父亲限定我的行为;讨厌他在一大群人面前毫不留情的批评我;讨厌他给我的时间安排上各种各样的家务活。而父亲也越看我越是不顺眼,他看不惯我睡懒觉;看不惯我不做家务;看不惯我的种种。我俩经常冷战,我也曾一度决定再不要回那个家去了。可我竟不曾想到一个梦却泄了我的底——我从来没想真正离开过父亲!尽管我不止一次冲母亲吼道“你告诉我爸,不要以为我花了他的钱,就把思想也卖给他了,如果真是那样我宁愿自己不花他一毛钱。”可事实我始终没有一刻不在花父亲的血汗钱。尽管他冲我又吼又叫,我躲在屋里哭了一次又一次,下了一次又一次不回家的决心。可每当真的要离家出走时,那个我小时候骑在父亲脖子上把父亲当马画面就会一次又一次的萦绕在我眼前。我气父亲,可我仍然记得父亲送我到城里念书的第一天,由于学校缺桌椅,父亲硬是从住的地方扛着桌子穿过闹市一直送到我的学校。尽管我对他越来越古怪的脾气失望透了,但噩梦降临时,我对父亲竟是那般依恋、那般不舍!
     我渐渐开始从梦中醒来,反思着这些年来我与父亲之间的种种冲突、种种不快:为什么曾经一向待我如掌上明珠的父亲,竟会变的如此凶神恶煞?为何曾经对父亲的深深依恋,会变成今日的水火难容?又为何梦到父亲离开时,又变得那么依依不舍了?那么这些年的种种冲突究竟是父亲错了还是我错了?
     我想应该是时光错了吧!是它把我们渐渐变大,渐渐有了自己的思想,渐渐变成不再为父母命是从了;同时他又收回了父母左右我们、左右生活的能力,它打破了父母无所不能的形象,它甚至还把他们的缺点一一放大给我们看;可它却忘了赐予我们,像父母当初包容婴儿时的我们那样的心胸!于是我们有了分歧,有了冲突,但没有解决的好办法!于是强硬成了我们的武器,我们拿着它一阵乱砍,直到那儿时的“马儿” 的呵斥声已经嘶哑、直到那昔日笔直的脊背已略有弯曲,我们仍然不肯示弱,我们不到噩梦发生的时刻不会做出任何的妥协!
     可是倘使我们的倔强真的制服了他们的呵斥,我们真的会有胜利的喜悦吗?倘使梦境真的成为现实,我们真的拥有挑起生活的勇气吗?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为何我们总不甘于在平凡的生活里给他们些许的安慰?
 
 
外语系  支晓娜
 

打印】【关闭】【顶部


友情链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青网  央视网  中国文明网  中国教育报  国家教育部  山西省教育厅  山西新闻网  运城新闻网  

版权所有 虹网 党委宣传部 思政部 © 2005-2012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期待您的意见或建议 请联络:xcb@ycu.edu.cn
地址:山西省运城市复旦西街1155号 邮政编码:044000 电话:0359-2090014 2611401 传真:0359-2097051 【本站访问量: